运缘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运缘阁 >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 > 天才炮灰逆袭记 七

天才炮灰逆袭记 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几天后,池小池开始着手收拾,准备搬进程渐购置的公寓。
  他特意请了搬家公司来,从杨白华家搬走了自己心爱的钢琴。
  去了钢琴后,客厅显得空旷了许多。
  钢琴腿上虽加了脚垫,但摆放过的地方还是留下了与周围地板颜色不同的白印。
  池小池接了一桶清水,哼着歌擦洗地板。
  杨白华也在忙着清理打扫,准备迎接爸妈。
  
  程沅哼的是那天在车上给他放的歌,摇头晃脑的,快活得很。
  这份快活落在杨白华眼里,却让他平添了几分烦躁。
  
  程沅在学院读书时,狂热迷恋的是什么“人声乐器化”的先锋音乐,冷门至极,对专业水准的要求又极高,因此程沅拉建的小乐团,四年来成员从没能超过五个人。
  杨白华曾去程沅学校看过他们表演,那几个孩子打着手鼓,拉着提琴,在小小一间乐室里又唱又跳,没有歌词,只是嘟嘟啦啦地即兴演唱,互接旋律,彼此和声。
  唱完,程沅抱着吉他登登登跑到杨白华身边。
  杨白华拧了一瓶水给他:“你们要去哪儿表演吗。”
  程沅抱着水瓶:“没啊。我们就是玩。”
  他灌下两口水:“喜欢吗?”
  杨白华笑,反问他:“开心吗?”
  程沅笑得露出一排小白牙:“开心。”
  杨白华帮他拢拢头发:“你开心,我就喜欢。”
  
  那时程沅还小,大二的小孩儿而已,又是在蜜罐里浸大的,懂什么?只知道玩,也是正常。
  ……可到了现在他为什么还长不大呢。
  大学四年,他净顾着“玩”,到现在没有一技之长傍身,还指望着音乐过日子,难道要靠“玩”过一辈子?
  
  池小池懒得去猜杨白华此刻的复杂心思,只顾哼着歌。
  
  杨白华把涮好的拖把放在阳台边晾干,擦干手,揉揉池小池的头发,用哄孩子的无奈口气道:“怎么感觉你要搬走还挺开心的。”
  池小池是挺高兴的,甚至还想放个3点的烟花庆祝庆祝。
  毕竟他不想每天耗费多余的4点点数来保证自己和杨白华在一起的节操安全。
  池小池满嘴跑火车道:“不是不是。我跟我朋友很久没见了,这次住他家,我们俩可有的聊了。”
  杨白华微不可察地一皱眉:“什么朋友?”
  池小池说:“发小。”
  “……叫什么名字?”
  池小池轻声答:“娄影。”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提到“娄影”两字时,杨白华发现“程沅”的眉目和语气有那么一瞬温柔得不像话,好像这名字对他而言,是藏在心尖上不轻易示人的宝物,只舍得偶尔捧出来沐光擦拭一番。
  杨白华警觉起来:“怎么从没听你提过?”
  池小池把抹布浸在水桶里淘了淘,又拎出来绞一绞:“他很早就出国了。”
  杨白华这才想起自己没问清楚一个重要问题:“你只跟我说你找到地方住了,还没告诉我你住哪儿呢。”
  池小池报了个小区名,然后开始尽情欣赏杨白华脸色的变化。
  ——那里每月收取的物业费比杨白华的工资还高上一线。
  
  系统说:“那里不是程渐……”
  池小池说:“嘘,不要说话,用心体会。”
  系统:“……体会什么?”
  池小池:“这种氪金玩家吊打的快感。”
  系统:“……”
  
  杨白华回过神来,问:“他人怎么样?”
  池小池答:“很好。他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
  杨白华薄唇紧抿:“小程,你和他多久没见面了?”
  池小池想也不想,答道:“12年。”
  听到这话,杨白华舒了口气,温声细语道:“12年,这么久了,他肯定和之前不一样了吧。”
  池小池耸肩,满不在乎道:“应该吧。”
  “人心隔肚皮,他请你去家里住,他打的什么心思你知道吗?”
  池小池用程沅小兔子似的无辜眼神回看回去,似乎不懂杨白华在说什么。
  有些人朝朝夕夕在一起,那颗人心依旧是猜不透。
  
  看程沅并不把自己拐弯抹角的劝告放在心上,杨白华心思更乱。
  
  程沅虽然性格平和温软,然而家世使然,程沅的朋友圈永远和杨白华不可能在同一个层次上。
  每当程沅的朋友出现,都是在一遍遍提醒杨白华,程沅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杨白华需要把他拉进自己的圈子里来。
  因此,在他的规划和劝说下,他已经帮程沅和原先朋友圈里的许多他认为不值得结交的人划清了界限。
  可谁想到现在又冒了一个什么娄影出来?
  
  这番对话让二人间的气氛变得不大愉快。
  准确来说,只是杨白华单方面的不愉快。
  当晚,他短信通知程沅,总管临时叫他加班,他晚上不回来睡了。
  很快,程沅就回了短信来:“加油。”后面还配了三个爱心。
  杨白华:“……”
  
  回完了杨白华的短信,池小池躺在公寓柔软的大床上,对系统说:“如果他回家后,发现我已经搬走了,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系统想,大概是好感度-20的表情。
  池小池伸了个懒腰:“他爸妈后天就来了吧。没来的时候要我搬走,搬了又不高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系统佩服池小池这份淡定,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他:“池先生,请注意一下任务进度。”
  这些天,池小池一直在杨白华好感度及格的边缘试探,至于完成任务唯一标准悔意值,则被池小池完全无视。
  池小池回系统道:“你不累啊?”
  系统:“……嗯?”
  池小池说:“一直叫我池先生,都好几天了,咱们有那么不熟吗。”
  系统没说话。
  
  他以前不这样,所有宿主和他的关系都挺好。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被第八个宿主举报为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