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缘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运缘阁 >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 > 天才炮灰逆袭记 五

天才炮灰逆袭记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洗过碗,池小池没出厨房,继续召唤系统:“系统,系统。”
  系统说:“不卖老鼠药。”
  池小池:“……”
  系统又说:“也不卖安眠药和百草枯。”
  池小池安慰他:“你别怕,我就是来问问催眠卡。”
  系统:“……要多长时间,什么效果的?”
  池小池:“有多长时间,什么效果的?”
  系统说:“和其他卡牌一样,催眠卡分为低、中、高三档。区别是使用时间的不同。低档持续时间为60分钟,中档持续时间为90分钟,高档可自定义持续时间,但上限不能超过6小时。”
  “够用了。”池小池说,“两张,一张高档,一张低档。”
  “14点。”
  池小池毫不犹豫:“兑。”
  
  系统却没有直接兑换:“你要催眠卡做什么?”
  池小池直截了当:“我担心姓杨的发·情。”
  
  系统表示理解。
  池小池是他带的第十一任宿主。在第一个世界时,几乎所有人都向061系统提出过类似的顾虑。
  毕竟在各个世界线中,原主大多都和任务对象有关系,公粮还是要交的。
  系统带过的前十任执行者都围着任务对象转,基本从不脱离剧本原剧情,只会在原剧本基础上适当规避坏剧情,对任务对象百般示好,在任务对象好感度达到100时,假死脱出世界。
  往往在这种时候,任务对象的悔意值都会抵达峰值。
  
  这么多执行者中,池小池是唯一一个敢在第一个世界就脱离剧本单干的猛人。
  但在公粮问题上,他的态度极其坚决,固执得惊人。
  系统说:“我们提供免费抽离服务。”就是在发生关系时,将宿主的神识和知觉抽出躯壳,最大程度减少执行者的不适感。
  靠着冰箱,池小池轻轻掐捏着鼻梁:“不是这个问题。”
  系统想到了一种可能:“……你对体位有要求?”
  池小池哈了一声:“我对人有要求。”
  系统:“杨白华……”
  池小池歪歪脑袋:“别逼我侮辱他啊。”
  
  系统明白了,说:“好。那今天给杨白华用低级的催眠卡?”
  “都用。”池小池却说,“先用低级的让他睡着,反正是夜晚了,不出意外,他会一直睡下去的。”
  系统问:“另一张呢?”
  池小池答:“我用。”
  
  系统一顿。
  池小池闭着眼睛,用程沅的脸露出池小池的笑容,轻佻、漫不经心,还有那么一点自嘲:“……还是说你这里有安眠药卖?”
  
  系统按照池小池的要求,兑了两张催眠卡,并成功使用。
  送过杨白华入眠,池小池给自己设定了6个小时的时限,随即跟着沉沉睡去。
  在他睡着后,系统向主系统发出了申请讯号:“编号61-101,申请登陆主系统。”
  数秒后,一道机械音响起:“编号61-101有登陆权限,申请批准。”
  旋即,原本稳定的数据无规则地狂流起来,如瀑布,如星光。
  瀑布似的星光渐被滤去光辉,组成实体。
  在光幕流转之下,一个白衣黑裤的男人现出形影,赤足站在一间穹顶高耸的大厅里,四周尽是与他一样穿着的人穿梭往来。
  有几个人认出了他,熟稔地打招呼:“061,来了啊。还在带新宿主?”
  061答:“嗯。”
  “你不是才带完上一个?这才隔了两个宇宙天,你不休十天半个月的假犒劳犒劳自己?”
  “没时间。”061答。
  问话的666号是新人,闻言不解道:“‘没时间’?你赶什么时间?”
  
  061没答话。
  他有些困惑地盯着地面,似乎在费力回想些什么。
  一旁另一个秀鼻深目的青年似有所悟,微微皱眉,对666使了个眼色,转问061道:“你来做什么?”
  061说:“我来找023。”
  “他最近搬办公室了,你往西南去,找1008号室。”
  061笑了。
  化出形貌的061是个儒雅温柔的青年,身板笔直,眼里盛星,笑起来如同初阳照雪,很有亲和力:“谢了。”
  
  他告别了熟人,走出很远,还听到666在抱怨:“……别提我那个宿主了。那种男人除了器大活好还有什么好?死扒着不放手,库存里的安全·套都不够他用的了!”
  
  男人找到了西南方的1008室,敲一敲门,许久才听到一声冷飕飕的“请进”。
  他推门进入。
  在他推门瞬间,室内数据进入加载状态。
  周遭光流弥散,又再度聚合,拼合成一颗巨大的人脑状的光脑,细看之下,内里流动的神经元和蠕动的突触,都是庞大如海的数据运行轨迹。
  这里是主神系统的“光脑”,连接着各个世界线的数据库。
  一名肤色雪白的少年坐在巨大的光脑前,面前的桌上摆着两条细长的银白色数据线。他正拿着一台老式插卡游戏打俄罗斯方块,泛白的指甲在红绿的按键上熟练地跳动。
  他患有白化病,头发和皮肤都是一色的苍白。
  
  061说:“023,我来了。”
  023头也不抬,哦了一声:“又是你。”
  他成功消去了几行,游戏机里传来滴滴的消除音。
  061赤脚踩在哑光的瓷实地砖上,静静等待他把这局玩完。
  023一边玩一边问他:“来干什么?”
  061说:“我想下几部电影。”
  023捧着游戏机:“呵。”
  061:“……”
  他单手操纵着游戏机,另一手分别拿起桌上的数据线。
  数据线的细插头在靠近他太阳穴时产生了形态变化,蛛网似的细细银丝自顶端延伸出来,纠缠着钻入他的太阳穴,直接连通入他的脑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