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缘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运缘阁 >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 > 天才炮灰逆袭记 一

天才炮灰逆袭记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池小池靠着车抽烟。
  天擦了黑,一点火芒把他半张脸映得微微发亮。
  抽去一小半,他看了眼表,衔烟转身从半摇下的车窗钻进,拿出一个喝得只剩底的矿泉水,把大半支烟连着没断的烟灰一并掸进去,又在口袋里摸出口香糖,草草嚼过两下,将残渣吐入餐巾纸。
  他本想把垃圾丢到垃圾箱里,然而刚一转身,他要等的人就来了。
  那人略带疲惫地从软件公司大门走出,第一眼先瞧见停在路边的崭新的车,然后才看见池小池。
  他神色变得有点复杂:“……小程。”
  
  池小池在这个世界里叫程沅。
  
  扫到那张脸,池小池一时怔住,竟忘了主动迎上去。
  那人站在原地,习惯地等着“程沅”向他走来,发现“程沅”没有挪步的打算,疑惑地皱起了眉。
  池小池脑海中适时地响起了半人音半机械音的提示,态度公事公办,因此显得有点冷淡。
  系统提醒道:“池先生,攻略对象在叫你。”
  无视从72降到70的好感值,池小池回过神来,点评道:“长得不错。”
  随即他站直身子,自我感叹道:“真是单身久了。看只王八都眉清目秀。”
  系统:“……”
  随即池小池装作在夜色中视物不清,眯了眯眼才看清来人,原本还有点茫然无焦的眼睛顿时有了欢喜之色,两颊的酒窝甜得让人简直想跟他一起笑起来:“老杨!”
  系统:“……”一秒入戏,可以的。
  
  池小池要攻略的王八羔子全名杨白华。
  说起来,这位“老杨”不算老,比程沅大四岁。爱干净,袖口收拾得一般高低;气质清爽,头发指甲都拾掇得利落不毛躁,身上有点木头的淡淡香气,还有年轻男人少有的硬朗和稳重,包裹在白色衬衣里若隐若现的胸膛线条看起来不夸张,但那轮廓却能够轻易地叫人心跳加速。
  在一步步向任务目标走近时,池小池在心里简单复习着他接收到的世界线信息。
  
  这个世界是池小池进入系统世界后执行的第一个任务,按系统所说,为了让任务者更快适应,每个任务者绑定系统后执行的第一个任务,世界线都与他原先生活的世界线高度相似,难度也是简单模式。
  说白了,新手教程。
  
  这份新手教程显示,他的攻略对象杨白华,是从西南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举全家之力供出来的大学生,学的是软件工程专业。从不会开机到成功保研,将近七年的异乡求学生活已经磨去了杨白华通身的乡土气息,乍一看上去,完全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年轻人。
  至于程沅,一言以蔽之,家里有钱。
  至于有多少钱,程沅向来不关心,那是他大哥应该操心的事儿。
  程沅从小喜欢音乐,是那种一头扑进去溺死不管的喜欢。他也确实有天赋,乐器随便玩一玩就容易上手,一把好嗓子更是有高级的乐器质感,唱、作、弹,都来得了,玩得转。
  
  程沅是在上音乐学院后来找曾经的高中同学玩,在校园里无意遇见杨白华的。
  那时的杨白华刚读大四,恰是最好的模样,意气风发,那股清爽又硬朗的劲儿迷得程沅一跟头栽了进去,一味跟在杨白华后头穷追不舍。
  杨白华起先觉得滑稽,但渐渐地也被这个皮薄馅嫩、兔子一样随便一拎耳朵就能掌握在手的小少爷勾得动了心。
  
  二人从相识,到确认关系、陷入热恋,足足过了三年。
  某天,程沅喝醉酒,一时冲动,跑去跟家人出了柜。
  程父程母不能接受小时候还追在女孩子屁股后头跑的儿子迷上一个男人,尤其在调查过杨白华的背景后,程父程母更是表示了激烈的反对。
  程家二老倒不是歧视一路奋斗上来的杨白华,他们自己也出身农村,白手起家,知道奋斗的不易。
  然而,杨白华上头有四个年岁不等的姐姐,名字一字排开,各名招弟、盼弟、念弟,望弟,这四个名字摆在这儿,叫程家二老确信,这家人绝不会接受一个叫自家断了香火的男人,他那场无望的恋爱注定不会有好的结果。
  
  然而爱情让人变瞎。
  程沅醒酒后,根本听不进父母的好意相劝,还死挡活挡,生怕爹妈为难杨白华。
  程家父母还没那么低的档次,跟一个靠自己努力奋斗上来的孩子过不去,但程沅这通混闹却实实在在地伤了父母的心。
  为了杨白华,他跟父母闹翻了,搬出了家,和杨白华住在了一起。
  为图便宜,杨白华租住在离市中心公交要坐二十几站地的地方,外卖都没几家,好处是安静,菜价也便宜。
  程沅为杨白华学起了做饭,做得还不错,杨白华夸了他两句,他就每天都做了午饭给他送到公司。
  
  有朋友骂程沅说,小沅子你他妈疯了吧,为了一个土鸡男,好日子不过了?
  程沅笑着说,他对我可好了,我们说好了,明天吃火锅。
  
  程沅的确是个浪漫的理想家,每一点微末的理想都被他充满希望地记录在桌上的便利签上,一条一条,像是在写诗。
  “明天上午写歌;中午做饭;下午回来写歌;晚上和老杨去散步;买两杯孙记豆浆,老杨那份加糖;开半晚空调,盖着棉被睡觉。”
  他从不记录坏事情,因为他觉得自己过得真的很好。
  大哥偷偷的接济也被他拒绝了。程沅唯一一次接受大哥的好意,就是收下了大哥的代步工具,一辆他新买的比亚迪。因为他晕公交。每次跨越小半个城市给杨白华送饭,都不敢吃早饭,怕吐。
  但是杨白华不喜欢这份礼物,说大哥这是施舍,想让程沅想起过去的好日子,借机把他拉回家去,程沅想想有理,乖乖把车退还了回去。
  收了又还,这举动伤了程大哥的心。
  后来,大哥的问候短信也从一天一次变成了一周一次、半月一次。
  程沅难过之余,想,父母大哥也只是希望自己过得好而已。如果自己跟了老杨,过得越来越好,他们也许会接纳老杨的。
  
  杨白华在本科时就考上了系统分析师,毕业后进入一家软件公司就职,据他说很受经理器重。至于程沅,事业也还算顺利。
  以前程沅从不必考虑谋生的事情,专心玩音乐,写的一些实验音乐根本没有市场,程父程母设法托关系,给这些音乐包装包装卖出去,也只是小圈子里的自娱自乐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