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缘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运缘阁 > 烈焰吻玫瑰 >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到尹家原来的住所,家中的佣人全都站在门口欢迎,满脸迎合讨好。
  
  苏念柒气色恢复一大半,下车时尹泽棣伸手主动去扶她,她本想直接甩手不给脸色,后又顾及三分,配合的搭在人手臂上,面上倒没想着献殷勤,要做的有尺有度。
  
  一进屋,她便松开手自顾自的往楼上走,制止想要跟上来的佣人,重重关上门。
  
  到晚上用餐时也没见人下来,尹泽棣才派佣人上楼去看看,最后又忍不住自己亲自行动去叫苏念柒。
  
  敲了两下门没动静,他才觉得古怪,就直接拧开门走进去,房间里没有苏念柒得踪影,正当他慌忙查找时才在洗手间发现女人的身影。
  
  刚还要松了口气,下一秒却因浴缸里红色的液体吓得他双眼失神,裹着浴巾的苏念柒,面容憔悴静静的躺在其中。
  他被吓白了脸,心瞬间要从胸腔中跳出来,赶紧就想要把人从里面捞出来,脚下还因为过度紧张打滑摔了一跤。
  
  迷迷糊糊的苏念柒听到动静才慢慢睁开眼,她眼眸有些微醺沉醉,看清摔倒在地上的男人,还露出滑稽的笑容。
  
  伸手顺了下耳边的发,手中积攒的红色液体从她指尖晕开滑落到手肘处,滴落在浴缸里,被温水侵泡的肌肤白里透红,粉里透娇。
  
  当尹泽棣发现角落里几瓶空荡荡的红酒,再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他随即想到了什么,顿时黑起了脸。
  
  起身踢了一脚酒瓶,胸腔起伏隐忍下脾气。
  “你是要腌入味吗?”
  苏念柒沉着眸子没说话,尹泽棣前面脸上惊恐的表情自己也看见了,实际上她原本就是想吓吓对方,要说割腕自杀什么的更不可能真这么傻。
  首先她是个医生,一般来讲割腕会引起局部静脉、动脉破裂出血,但是失血性休克的可能性极小。而且据她患者描述,清醒过后很痛。就吓吓人,她也不愿意做这种危险事,得不偿失。
  
  然后她就盯上了橱柜里搁着的几瓶红酒,知晓价值不菲,就一鼓作气都用来泡澡了。别说还挺舒服,差点就要睡着了。
  
  “几瓶酒就舍不得了?”她满不在乎,甚至故意说人小气,还用脚玩着水花。
  尹泽棣合眼再睁开看向苏念柒,直接前倾身体伸手把人从浴缸里捞出来,不管人的抵抗,直接扔到床上,再拿一件干净的浴袍扔在人脸上,不耐烦的说道:“十分钟之内收拾干净,下楼吃饭。”
  说完,便“嘭”一声把门关上离开。
  
  屋内的苏念柒还嘚瑟的摇头晃脑,这人好像真有点问题。
  
  吃完饭天色还早,苏念柒便在院子里跟几个佣人一起玩当地的游戏,可能害怕她再做什么蠢事,尹泽棣没空,便派单屠在旁边盯着。
  
  苏念柒待的时间久一点才知道,这个国家女性地位普遍不高,当然也有很多优秀的女性代表,她们同样勤劳勇敢,只是现实社会太残酷被无尽剥削。
  
  她们学历不高,但人很聪明,脸上涂着黄粉来预防高温的灼热和防蚊虫叮咬,很多人赚了钱都会寄给家人。
  
  玩累了,她们便跟苏念柒一块儿坐在树下乘凉,忘记主仆之分,直到单屠走过来才会规矩的撤退。
  
  “其实这些小姑娘也挺可怜的。”苏念柒靠在背后粗壮的桂树枝杆上,闭上眼跟单屠小声说话。别看来这里过得还不错,工资丰厚,但是换人的频率极高,也不知道那些人去了哪里。
  
  庭院四周还有许多值岗的保镖,单屠保持距离站在苏念柒旁边,却一言不发。
  
  苏念柒望着三楼窗户透出的灯光,也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忙什么。
  
  她起身甩了下头发,眸眼闪着光,又不知道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事。
  
  单屠在后面提醒:“苏小姐,老板现在很忙。”
  苏念柒在原地顿住,微风再次把她凌乱的头发抚在脸颊上,对方是在提醒她不去打扰吗?
  
  她便知晓的点头又坐回去,不过一直很好奇,江叔叔说让她配合对方执行任务,但是单屠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向她说过任何事,难道真的还不到时机。
  
  骆弈说这几天会很危险,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那么也是这两天,这里也应该会有很多事发生,就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马上就要变天了。”单屠望向云层堆积的天空,今夜看不见任何星光。
  
  “会下雨吗?”苏念柒接着话往下问。
  “会的,一下就难停。”
  
  单屠声音格外的沉,两人没有任何眼神交流,先前运动还未消退的热汗附在肌肤上,夜风吹过,苏念柒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直到她打了个喷嚏,才发现自己这状况不对,要是再这么吹下去很容易感冒,便进了屋。
  
  夜里惊雷把她从床上吵醒,瓢泼大雨洗刷着屋外的土地,打在窗户玻璃上,震耳欲聋。
  
  东南亚的雨水永远如此粗暴,来去匆匆,她被床被裹的更紧一点,希望醒来便雨过天晴。
  
  早上醒来推开窗,外面景色蒙了一层厚厚的云雾,雨水小了点,像断了的细弦,持续落个不停。
  
  苏念柒感觉到鼻塞喉咙痛,苦涩一笑还是逃不了感冒的劫。
  她生长在南方,小时候转季雨水多就容易感冒,苏母打小习惯了就没怎么操心,觉得过两天便好了。苏父见着后心疼的不得了,必须劝着她喝药好好休息,说是小孩生病得重视才行,妈妈直接说了句矫情。
  
  吃早饭时没见到尹泽棣,说是人半夜出去了,苏念柒一听只是微微疑惑,不会是我昨夜下着大雨出门的吧。
  
  “苏小姐生病了就回房间躺着,等下姜汤就送过来。”说话者是上周新来的佣人,人美嘴甜。
  苏念柒嗓子疼只摇头,目光看向沙发后面的玻璃墙,也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
  
  下午雨停后出了太阳,外面的杂草植物都拔高一截,青草挂着露珠,说不出名字的花树被摧残的不像样,无数小花落了一地。
  
  远处山间云雾缭绕,绿色树木比平时更加艳丽。
  
  “彩虹。”有人在后面叫了一句。
  苏念柒随声音看去,发现天际云层中出现条绚烂彩虹,在太阳光下没那么明显,确实难得。
  
  要是现在手中有手机就好了,她一定会欣喜的拍下来发个朋友圈。
  看的太出神,没发现已经有人往这边走来,快近身时苏念柒才反应,随后露出一抹笑容,说道:“你回来了。”
  她的嗓子嘶哑着,声音又小,在尹泽棣眼中更像是只受伤的小猫咪。不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她对自己这番笑容,他有点失神,眼镜下的神态略微波动。
  
  脚下动作轻缓,伸出的手掌放在苏念柒头顶,随后拿掉附着在头发上的树叶,还放在人面前确认一遍。
  
  “感冒了?”
  “嗯。”
  苏念柒撇过头去,继续望向天边的彩虹。
  
  一缕风吹过,树梢的雨水全都顺势而下,尹泽棣反应极快的伸手挡着苏念柒头顶,两人被突然淋了一身。
  
  苏念柒毫无准备的闭上眼,没感觉到多少水落在自己身上,才纳闷的看向旁边人。
  面前男人今儿的发型松散许多,眼神也没有起初那么锋利,依旧保持着周正状态,眼袋黑眼圈较重,一看便知没休息好。
  
  两人挨的很近,她还能闻到对方身上清淡的木质香氛,尹泽棣也见她在打量,眨了几下眼,再是动动唇。
  
  “进屋吧。”苏念柒一转身就变了脸色,前面的温柔不复存在。
  嘴上也没说出关心话,她觉得自己伪装到这个份上,已经是最大的容忍。她看得出对方的变化,但并不代表就可以改变这人是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
  
  两人交流不多,也没有往日剑拔弩张的状态。
  尹泽棣很喜欢这样的苏念柒,虽然挺怀念呲牙咧嘴的小猫,但谁不喜欢乖巧的呢?这不是谁都能收获到的,就连骆弈也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