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缘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运缘阁 > 烈焰吻玫瑰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半夜,骆弈感觉到身边有动静顷刻间睁开眼,长时间戒备的身躯就算是熟睡状态,有一丝风吹草动也能立马清醒过来。
  
  借着洒进来的月光,他微微侧身,黑色的眸子盯着眼前的状况。
  可能上半夜那么一遭过后,平时警戒万分的苏念柒被折腾的没了力气,拖着疲倦的身躯陷入深睡状态,四肢也没了规矩,翻身侧睡的同时一只腿便搭在了他的腰上。
  
  骆弈沉重的呼了口气,想着怎么在不被惊扰的同时把人腿放下去,不然第二天醒来又不知道跟谁说理去。
  
  偷偷地,慢慢抬起手来,小腿腹在他手心中,深怕惊醒对方。
  放好后,苏念柒更是不乖得换了个舒坦的地儿,挨得骆弈更近一点,像是找到一处安全的港湾,很自然的前倾。
  与此同时,骆弈也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床上的人儿,连呼吸都不敢多用力。
  
  想着这丫头平时那么聪明一个人,怎么偏在这事吃了亏,等明早清醒过来会不会更加难受。
  那种糖衣包裹下的特制兴奋毒剂,是这边赌场、夜总会等地惯用的伎俩,无色无味,混入糖果之中,用来哄骗无知少女屡试不爽,普通人是无法具体分辨出外壳区别的,有经验的倒能一眼识破。
  
  这东西前期依赖性不强,长久滥用同样破坏中枢神经,损害身体各项机能。好在处理及时人没事,就当长个教训吧。
  
  苏念柒清晨到点醒来,旁边的男人早已起床下楼。
  她伸了个懒腰顿时从床上坐起来,幅度过大牵引出脑袋残余的疼痛感,忍不住倒吸口气,这才逐渐想起昨晚所发生的事情。
  
  那颗糖,里面竟然有东西。
  这个时候,她也没必要再骂自己当时没有多留个心眼,只是起初阿琳也给过她们几个糖果,还说是骆弈带她出去买的,而且也并没发生任何事情。
  所以当阿琳再给她的时候,她就随便塞进口袋里,没太放在心上,昨晚夜色正浓,胡乱塞进口里也没感觉到异样,终究是对这个世界的黑暗又加深了一个程度。
  
  要说身为医师缺少辨识度,说实话,她手上暂时是真没有处理过这种棘手的案例,更不清楚相关症状的表现。
  她跟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学医救人是顺从职业本分,没那么多意外来提前设身处地应对突然的险境,也预测不到自己这辈子会来到这里。
  脑袋里依稀记得骆弈说的镇定剂名称,是一种特异性阿片类受体拮抗剂,在临床医学上也可用于麻醉苏醒和乙醇中毒等。
  
  能大致推测到自己大致是被那个方向毒因诱导,这才是她能学以致用想到的东西。
  这个教训,可真是令人终身难忘。
  
  “阿琳。”她咬牙切齿念叨这个名字。
  自己救了对方一命,没想到却恩将仇报自己。
  
  果然来到这里的人,就没必要对任何一个陌生人过于心慈手软。不然,下一刻倒下的便将是自己。
  
  骆弈进门来便看见对方用仇视的目光盯着墙壁,怕是下一刻便能把墙盯个窟窿。
  
  “醒了?”他把盛有早饭的碗放在一旁,坐到椅子上问床上的人。
  苏念柒收回神态,看向对面的男人。
  昨晚一些情景浮现在自己脑海,她还依稀的记着自己被人抱在怀中,大口大口的灌水,还一边骂她蠢。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还想脱衣服,去蹭对方胸脯,把人当作最后的解药。
  
  想着想着便忍不住哆嗦,她昨晚一定是被妖魔鬼怪控制住了,才能这么疯狂。
  骆弈见着人摇头晃脑,表情精彩缤纷,就大致猜出对方在想什么。
  
  “还在回味?”他问。
  被骆弈问了一句,苏念柒赶紧恢复状态,哽咽下口中唾液,开口道:“虽然你不是好人,但我还是得说一声谢谢。”
  “谢我什么?”骆弈手肘抵在桌上,手背撑着脸颊耐心的盯着眼前脸颊慢慢泛红的女人。
  “谢你没乘人之危。”
  苏念柒说完抿紧双唇,这话确实有点难以启齿。
  
  骆弈听完眯眯眼,挑逗的发问:“你怎么就知道我没乘人之危。”
  “我……”苏念柒开口又说不出话来,她恨不得咬住自己的舌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骆弈还故意说:“这东西会破坏记忆,可能你刚好忘记我对你做什么事,怎么,你没感觉吗?”
  
  这话一出,苏念柒脸色瞬间煞白的低下头看自己,双手颤抖的开始扯自己身上的衣服,莫名的一阵委屈上头,心头泛起耻辱感,那种自己一直坚守的防线,竟会遭受如此挫折。
  
  骆弈本以为对方会跟自己闹脾气也好,掰扯也罢,却没想到床上的人竟然垂着头一声不吭。慢慢地,一滴两滴泪珠子便掉下来,也不哭出声,双手抓住自己的衣服,全身颤抖。
  
  他急的叫了一声名字:“苏念。”及时止住最后一个字。
  苏念柒抬头,想起昨晚临睡前互相说了名字,又回忆到一点事。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麻烦,怕是来故意折磨我的,我早说过了对你不感兴趣。”
  
  苏念柒大大的杏眼中满是泪光,她无辜的看着骆弈,还是不敢确信。
  
  骆弈急的抓着自己寸发,大声呵斥:“听懂了吗?没有发生任何事!你自己感觉不到吗?”
  苏念柒咬着下唇,又委屈又倔犟:“我也不懂什么感觉。”
  “……”
  这话回的让骆弈当场吃瘪,无疑就是两个没经验的人在交流经验,硬扯。
  他咳嗽一声,自己也陷入尴尬。
  
  “那个糖是阿琳给你的?”骆弈思来想去,最有可能便是这个。
  “嗯。”苏念柒低头应答,每次提起都像是在骂自己的愚笨。
  
  骆弈得到答案后不再继续问,两个人的氛围也变得有些微妙,用食指指了下桌上的早餐,提醒说:“起来把饭吃了。”
  接着便大步往门外走,急匆匆的下楼,再不走,他自己都无地自容不好意思了。
  
  老陈从远处跑来见到人,大声像骆弈汇报:“骆爷,迪姆还有其余弟兄回来了。”
  骆弈闻讯匆匆收神,赶紧加快速度往下走去,尹家人还真是说话算话,人回去便放人,不过他这心头又多积了一笔帐。
  
  寨子入口乌压压挤满了人,没执勤的士兵像婆娘似的跟着一块儿凑热闹,七嘴八舌的欢呼雀跃,为归来的勇士鼓掌。
  
  骆弈一过去众人便知趣的劈开一条路,他对着毫无秩序的士兵威严厉色:“是不是太闲了,全都去竞技场操练去。”
  
  各个低下头颅四处散开,徒留几个搀扶伤者的士兵在原地。
  
  中间站着位便装打扮的男士,个子中等肤色暗黄,看起来衣着干净,实质伤痕累累,身体状态欠佳,需要旁人帮衬。
  骆弈记得迪姆离开前并不是这身衣服,想来受到不少折磨,临走前才换上这套才算能见人。
  
  对方见着骆弈,标准的中文叫了声:“大哥。”
  骆弈心情沉重,上前一把抱住迪姆,结实的手掌拍了拍对方宽厚的后背,这些天让人受委屈了。
  
  “辛苦了。”
  “不辛苦。”
  
  “老陈,让军医过来给兄弟们看下身体上的伤。”
  “要不要叫嫂子也……”本来想着也见过嫂子两次本事,说不定更专业点,结果话还没说完便收到骆弈犀利的眼神,老陈及时闭嘴。
  
  “嫂子?”迪姆低头咳嗽,干裂的嘴唇露出笑容,他以为是蓝晴那个女人,没想到骆弈把人带到寨子里来了,还懂医术?
  “嗯。”骆弈承认但没解释。
  这个回应更让迪姆摸不着头脑,眼前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轻易承认自己跟其他女人的关系。
  
  “晚点再说。”骆弈小声说话,暗示周围人多口杂,不宜多说。
  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本来只是派迪姆去探查尹家的情况,好做进一步的规划,结果短短几天竟会发生这么多事,还硬掺和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回到房间,迪姆脱下衣服,身上到处是血淋淋的伤口,大多是刀刃和皮鞭所致,旁人看见都是心惊胆战,骆弈眼底满是愧疚,早知就不该如此铤而走险。
  
  敷上药后,骆弈让其他人去看看另外几个兄弟,他跟迪姆单独聊几句话。
  
  迪姆躺在床上,还一边向骆弈汇报情况:“我们在半路上就被发现了,尹家人多势众,我们几个人打趴了他们一些人又来了一波,就再也没法逃脱,听到是骆爷你的人,才没有当场要了我们的命。”
  
  说着,迪姆状态也开始回忆这段险境:“我们被关进一个不见天日的地牢里,有时上面会传来闹哄哄的声响,据我猜测上面应该是一个赌场。”
  
  “至于尹家的新任东家,走之前我们被带过去亲自见了一面。那种人更像是报纸上的精英人士,你绝对想不到他的手段有多残忍,我们兄弟几个亲眼看见一个犯错的手下跪在外面,很快就被院子外的狗叼走,那个人眼睛都不眨一下,这种杀人不眨眼的畜生,比他爹还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