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缘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运缘阁 > 蔓蔓婚路 > 后续之难念的经 全剧终

后续之难念的经 全剧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港城金秋,月桂飘香满城芬芳。
  
      今日是一个喜庆之日,因为礼堂里正在举办一场婚礼。
  
      张媒婆是此次婚礼的喜娘,逢人就夸赞,新郎和新娘是郎才女貌,一对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
  
      然而,众人却觉得用“欢喜冤家”来形容更为贴切。
  
      那间化妆室里,新娘子正在哭诉,“我穿成这样,一点也不好看,哪里好看了!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办婚礼……”
  
      穿着白色婚纱的余安安,轻抚着已经微微隆起的腹部……
  
      这下子,身为新郎的任翔急忙要安抚,“婚礼不是你同意要举办的?你今天特别好看!比以前都要看!”
  
      “你的意思是说,以前的我还要难看是吗!”余安安一脸哀怨发问。
  
      “……”任翔感觉自己躺着也中枪了,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
  
      正着急到不知要如何是好,突然听到后方一阵窃笑声,便回头去望——
  
      化妆室门口,却聚集了一行人。
  
      那是林书翰和方以真,以及林文和还有赵非明四人在此,他们是来一睹新娘风采,谁想就瞧见了一场欢喜战争。
  
      四人都忍住笑……
  
      方以真道,“任翔,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这样说你的新娘?”
  
      “我倒是觉得余秘书从前就好看,今天是新娘又是身怀六甲,那就更好看了!不都说怀孕中的女人最美?”林书翰也是接了话。
  
      还有另外两人,赵非明点头,林文和亦是点头。
  
      任翔算是明白了,这四个人就是来看戏的!
  
      “以后我胖成一颗球,你就能去外边花天花地了……”余安安又是喊了起来。
  
      任翔立刻扶着她坐下,“哎哟,你怎么会这样想?可别哭了,一会儿妆都化了……”
  
      怪只怪三个月前,余安安检查出怀孕,自此开始忧心忡忡。而偏偏任翔潇洒不减当年,前不久还有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追着他跑……
  
      如此一来,怎么能让新娘安心?
  
      “那些女孩子比我美比我身材好……”余安安不断念着,当真是惨绝人寰。
  
      众人却都在瞧,新郎要怎样表忠心,结果任翔举起手发誓道,“在我心里只有你最重要,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就是我最最重要的宝贝儿……”
  
      “……”林书翰和方以真懵了。
  
      “……”林文和也懵了。
  
      “……”就连赵非明同样懵了。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任翔竟然能将这样甜腻死人的情话说得这么据理力争郑重其事……
  
      结果,顺利成功哄回新娘,任翔再一回头,那四人还在看戏。
  
      赵非明佩服道,“任翔,真没看出来,你这么能说会道。”
  
      “任专务,你的中文造诣实在是高!”林文和也是不住夸张。
  
      任翔被他们调侃了好一阵,终于忍不住道,“我哪里有容少高,这不过是学习容少好榜样!”
  
      “……”众人却都醒悟过来。
  
      闹了半天,原来都是从某人那里学来的!
  
      林书翰一想到已经是姐夫的尉容,当下皱眉道,“我姐怎么受得了他!”
  
      方以真却知道,只因为蔓生小姐如今因为英国那边的职务一时无法结束,所以也唯有周末归来,他们自然就成了周末夫妻。有时候事务繁忙,那也就只有间隔半个月才能回来一趟。
  
      于是,容少每天一通电话,能足足打上两个小时不间断……
  
      “怪不得前几天给大姐打电话,总是占线!”林文和方才惊觉,其中真正缘由。
  
      “为什么都站在门口?”就在众人感叹的时候,后方一道少年童声响起。
  
      众人望了过去,只见挺拔颀长的少年走近,宝少爷一身西服打扮,是今日婚礼新娘的花童。
  
      “我们来看新娘!”方以真笑道。
  
      少年走过人群,进到化妆室里,对上新郎道,“任翔叔叔,你是新郎,不可以偷偷来看新娘!快出去!”
  
      任翔也不愿再逗留,他要去找容少诉苦!
  
      ……
  
      化妆室里,余安安坐在梳妆台前,化妆师在为她补妆。
  
      方以真留了下来陪伴,宝少爷则在一旁瞧着。
  
      过了不多久,是邵璇带着小女儿到来,杨冷清也跟随在后。
  
      宝少爷一瞧见霏儿,立即表现出了兄长姿态,“邵璇阿姨,你快坐下来,你抱着妹妹一定很累……”
  
      杨冷清则是道,“小宝,你不能亲霏儿。”
  
      “为什么?”少年不解问道。
  
      总不能说男女授受不亲,毕竟不过是孩子,可杨冷清就是不容许除他以外的异性亲近他的女儿,“因为霏儿不喜欢别人亲他!”
  
      宝少爷倒也很懂事,他乖巧“哦”了一声,可杨冷清来不及高兴,只听见少年喊,“霏儿,你亲哥哥一下!”
  
      小女娃尚不会说话,只会咿咿呀呀发声,但并不认生,也好似很喜欢这位小哥哥,凑上前去甜甜亲了一口!
  
      “……”杨冷清一张俊彦顿时生无可恋!
  
      唯恐那个宠女儿宠上天的爹再吃醋,邵璇笑道,“小宝,听说你最近给小妙玉录了好多故事,你也给妹妹说一个?”
  
      “那霏儿喜欢听哪个故事?”少年朝椅子里一坐,就要给妹妹说故事。
  
      小女娃可不懂这些,邵璇回道,“就灰姑娘吧!”
  
      少年便开始讲述,那一则童话故事,“从前,在某个城镇上,有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她不仅聪明漂亮而且心地善良。这个女孩没有母亲,因为她的妈妈,在她还小的时后,就病逝了。女孩的父亲,娶了个新妈妈回来,新妈妈还带来两个新姐姐……”
  
      少年说得绘声绘色,众人也认真聆听,故事到了尾声,“不久,灰姑娘和王子举行结婚典礼,全国的百姓都诚挚地向他俩祝贺,灰姑娘从此以后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太好啦,灰姑娘和王子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邵璇握着小女儿的手欢呼。
  
      余安安却道,“宝少爷,你把之前自己补上的后续也说一说!”
  
      “还有后续?”方以真好奇了。
  
      那也是小妙玉问后来的故事,宝少爷就自导自演了一出,“后来,因为灰姑娘很忙,所以她就去了别的国家,可是王子不能离开。然后王子就给灰姑娘打电话,王子好啰嗦好烦,每天都不肯挂电话,有好几次手机因为没电就自动关机了……”
  
      “……”邵璇和方以真傻住。
  
      杨冷清却笑了,他一定要去好好安慰劝解一番自家兄弟!
  
      “灰姑娘也要吃饭工作,她还要养家养孩子,当然要出去工作咯……”宝少爷丝毫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这大概是另一个版本的童话故事结局,王子真是有些可怜!
  
      ……
  
      礼堂里宾客已经聚集,除了余安安的父母亲朋外,也有任翔这边的亲朋。虽然宾客并不太多,却也欢天喜地。
  
      这样的日子里,谁不是笑逐颜开。
  
      “容少……”任翔举杯酒杯,找到了那道身影驻足的方向,他急步而去,“您又算计我!”
  
      尉容瞧向他微笑,一脸的无害纯善,“怎么会?你们之前也没有来得及办婚礼,今天补上也是应该……”
  
      原本的确是应该,先前结婚领证,因为太过匆忙,也因为余安安就要远赴国外任职,所以一时间就给耽搁了。可前些时候,容少一通电话打给余安安,三言两语就让她缴械投降,告知他一定要办婚礼……
  
      任翔此刻一想,这是阴谋,绝对是阴谋!
  
      谁不知道,蔓生小姐还在国外就职,他这是想方设法多些时间让她归来,夫妻两人才好多聚……
  
      “难道你不想办婚礼?”尉容又是问道。
  
      任翔哪里敢说一个不字,就在这个时候定睛瞧见来人,他惊喜喊,“是蔓生小姐来了!”
  
      礼堂外正是一道纤细身影缓缓而至,她穿着简约优雅的礼服走了进来,身后是高进和程牧磊相伴。
  
      高进携外籍恋人前来,程牧磊依旧是青年才俊,只是不远处,画廊店员小霜捧着酒杯正紧盯注目……
  
      蔓生一走入礼堂,她就来到他身边,手轻轻挽上他,那样轻松自在问,“在聊什么?”
  
      “正好谈起您怎么还没到?这不就到了!我去招呼客人……”任翔打趣了一句离开。
  
      蔓生则是望向他,“一定有内幕,坦白从宽!”
  
      “我要申冤!”尉容说着,抬手为她将垂落的发丝抚向耳后。
  
      “驳回申诉,还不快老实交代!”蔓生又是追问,却没有等到交代,就瞧见杨冷清笔直而来。
  
      杨冷清出了化妆室,就打算来找寻尉容,谁想瞧见他们在一起,纵然是在角落里却也是宾客中那样惹眼的存在。
  
      “林蔓生,听说最近你的手机容易自动关机,我送你几部新手机?”杨冷清冷不防笑问。
  
      蔓生听出来了,这是故意来笑话她,她决定无视他的存在,“容容,今天来了好多客人,我们也去帮着招呼!”
  
      “走!”尉容应声,一派妇唱夫随,转身之际,还不忘丢给杨冷清一记注目,那意思就是:兄弟,想来笑话我们,再等一百年!
  
      他们一人是新郎重要亲朋,一人是新娘重要亲朋,举杯招呼着来宾,众人一声声喊着恭喜恭喜……
  
      张媒婆不识得两人,只觉得太过般配,她上前做媒,“你们结婚了没有?不如就让我当你们的媒婆……”
  
      最终,任翔无奈喊,“他们两个早就是一个孩子的爸妈了!”
  
      ……
  
      闹了一场乌龙后,在任翔的强烈要求下,蔓生笑道,“给他一次风光的机会,我去看新娘子……”
  
      “听你的!”尉容应声。
  
      任翔瞧着这两人,心中哀叹:到底是谁的婚礼?
  
      宾客之中,尉孝礼独自捧着酒杯,正在一旁饮酒。然而他的身边,却不见岑欢。
  
      视线在人群里游走,耳畔猛地响起男声,“你是来参加婚礼。”
  
      所以,这么苦大仇深作什么……
  
      尉孝礼当然知道这是婚礼,可却也眉宇微蹙,“之前的项目已经差不多落实,你什么时候放人?”
  
      尉容温声道,“差不多而已,还是差一点。”
  
      尉孝礼低声问,“你想怎么样?”
  
      “我记得,你手里好像还有一张照片?”尉容漫不经心问。
  
      “什么照片?”尉孝礼茫然。
  
      他提醒一句,“襄城天鹅湖。”
  
      尉孝礼记起来了,那时前往襄城天鹅湖温泉,为了慈善拍卖会而拍作品,他凑巧经过拍下了他们一张照片,可是那张照片……
  
      “相机里没有底片!”尉孝礼才肯道出实话,当时只是他一时玩笑而已。
  
      “原来如此……”他呢喃说,但眉眼飞扬,显然不愿意放人!
  
      尉孝礼思来想去,却还有一个主意,“交换怎么样!”
  
      “怎么交换?”尉容饶有兴趣,尉孝礼的声音一沉,“她是独立董事,但是只要上级下达任务,就要听从指示……”
  
      却丝毫没有意外,仿佛他等待的交换就是此事,“成交!”
  
      ……
  
      “大嫂!”蔓生游走在宾客里,她瞧见了楚映言。
  
      因为楚映言和余安安也有往来,所以此番也邀请了她。楚映言自然是十分高兴出席,只不过她的身边还跟随了另外一人……
  
      蔓生又是笑着喊,“大哥,你最近这么空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