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缘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运缘阁 > 余生不负遇见 > 第八十三章 资本家没有心

第八十三章 资本家没有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些人离开后何秘书捡回了被扔到角落的文件夹,然后问道:“林先生,需要联系他们吗?”
  
      林牧摆手:“不用,他们还会回来的。”
  
      断电断水,四周都已经开始动工建人工湖,林牧心里有数,他们很快还会再闹过来的。
  
      “那合同上的价格还需要往下调整吗?”
  
      “不用,就这样。”说完林牧也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何秘书自然明白若不是林牧看在那妇女怀里孩子的份上,下一次那些人再找上来肯定就不是这个价格了,怎么说最少也还会往下压百分之十左右的。
  
      但是林牧是老板,他怎么说自己做就行了。
  
      四点钟的时候宋延来电到秘书处告知自己赶不回陪同林牧参加五点林氏的发布会,让秘书处安排其他人去,电话时王助理接到的,而且也并知道林牧已经同何秘书说了这件事。
  
      于是在结束跟宋延的电话后在公司内部交流软件上发了一句:“宋特助赶不回来陪同林先生去林氏的发布会,让安排人去,肯定是何秘书了吧。”
  
      却因为忘了选择分组,直接发到了所有人都能看到地方,虽然没有人回应他,不过自然也是不会有人回应的,毕竟大家都知道他肯定是发错群了,陪同林牧参加发布会之类的事情肯定是秘书处的事情。
  
      虽然文字并没有透露王助理的调侃之意,可文字恰恰是让人可以肆意揣测的东西,这肯定两字就可以让人遐想出好几百字的小作文来。
  
      偏偏这消息林牧也看到了,林牧自然是更不会关注什么分组不分组的了,直接就回了一句:让何秘书去准备车吧。
  
      再次收到消息的王助理这才发现自己发到了所有人都可以收到的地方,一时心中咯噔的凉了一下,他甚至觉得自己完了,这要是被林牧领会到他那个调侃之意还得了。
  
      在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后王助理还是看向正在埋头处理文件的何娟道:“何秘书,先生让您备车出发去林氏呢。”
  
      恰好何秘书定好出发时间的闹钟也响了起来,她应声说好就去敲林牧的门,并没有看见交流软件上发生了什么,更没有看王助理一副壮士未捷身先死的表情。
  
      何秘书敲门进去时林牧正在跟别人打电话,原本下意识的就是要退出去的,可林牧也看见她了,抬手朝她比了个手势示意她别走,然后继续对电话里的人说:“不用等我,不知道几点可以结束。”
  
      不知道对方回了句什么,他又用极其轻柔的声音应声道:“嗯,我知道,我忙完会和他一起过去。”
  
      这语气,何秘书垂下眼眸,应该是云水居那位被称为太太的人了吧。
  
      片刻后林牧道了再见才把面前签好字的文件递给何秘书然后说道:“后面林氏的一部分工作也会转过来,你让王助理去跟林总那边的人做个对接,然后再下达给网络技术部的人一起协助,以后林总的工作都转到我这边来。”
  
      何秘书接过来看了看,是林氏那边发过来的资料,林氏现在开发的新项目是网络游戏,而林牧需要去的发布会也正是这场发布会,而这个项目是林深的。
  
      对于林深离职林氏,何秘书也是听林氏的人事说了一嘴,倒也没有多问,还想着怎么可能离职呢,自己开发的项目正要上线,而且林礼贤也肯定不会同意林深辞职的,现在看来倒还是真的了。
  
      不过何秘书并没有多问,合上文件拿在手里对林牧说:“林先生,车已经在楼下了,可以出发了。”
  
      林牧闻言又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看,然后给程安安发了个短信告知自己晚上有事可能就不回去了。
  
      发完后似是觉得不妥,又再发了一句:会晚点回去,不用等我。
  
      这才觉得合适后才收起手机起身离开。
  
      ……
  
      程安安在收到林牧的短信时正在跟周大花打电话,原本她们只是在聊天软件上聊天的,聊着聊着在程安安发了一句:周周,我结婚了,有孩子了。
  
      然后周大花消失了十来分钟后没有回复,正当程安安打算放下手机看会儿电子书时周大花的电话就进来了。
  
      程安安接起就问:“这个点你不是在上班吗?”
  
      周大花的语气有些气愤,然后说道:“不干了!老板让我不舒心!”
  
      程安安对此不发言,周大花毕业回到永州后就进了洪诺工作,算起来也是两年的光阴了,可是有关于不干了或者说老板的坏话也不是第一次了,程安安不接她的茬听她继续吐槽。
  
      “上次,就是你们来永州的那次快十二点的烟花看到了吧!”周大花依旧语气激动。
  
      程安安应着:“嗯,看到了,很漂亮。”
  
      “哪有这样的,我那天休息哎你知道,把我半夜喊出去让我去提醒注意消防我为了安全我没说什么我也去了的。”
  
      程安安继续问:“那这次是怎么了呢。”
  
      程安安明显的感觉到周大花言辞激动高昂,倾吐之词都已经到了嘴边却又生生的顿住了,然后十分气愤的又补了一句:“算了,资本家没有心罢了,说说你吧。”
  
      说她,程安安不确定刚才自己给她发的消息看到没,于是又说了一遍:“我结婚了,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周大花听罢调侃道:“孩子都有了才跟我说没来得及,我可是大学毕业的,你别骗我了。”
  
      程安安有点不好意思了,其实也不算是没来得及,只是没有想过会和林牧走到这一步,况且程青松和刘芹至今都还不知道这件事。
  
      “周周,你要来江城见我吗?”
  
      这话开始的莫名其妙,电话那头的周大花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问道:“这话说的没头没尾的,我为什么要去见你。”
  
      程安安想了想说:“小时今天回来说起你了,有些想你。”
  
      周大花明显的不信,切了一声后说道:“你们姐弟俩一样,小时之前跟我打电话还说想什么顾姐姐呢,真是完全不见周姐姐多伤心。”
  
      程安安笑:“就是想告诉你。”
  
      程安安在这个世界上算起来也只有周大花一个朋友的,可是因为周大花性格的原因她们平时联系的也并不多,大多时候也都是程安安主动去联系她的,可这这段关系里她并不觉得累。
  
      反而是逢年过节能收到这人的一句类似群发的祝福都是觉得温暖的。
  
      周大花在电话那头也笑,情绪也没有了刚才的气愤:“那我祝福你。”
  
      程安安笑了笑,收下了周大花那句不太走心的祝福,然后说道:“周周。”
  
      周大花答道:“嗯。”
  
      程安安想说让她大胆去寻找爱情的,可是话到了嘴边还是没有说出来,周大花跟她不一样,她是在十几岁的年纪才去了福利院,在那之前虽然过得也苦,可是依旧是享受着母亲的疼爱的。
  
      而大花是在不记事的年纪就被送到福利院的,她表面上虽然爱笑多语,可依旧人人都说他们福利院出来的孩子冷漠自私。
  
      程安安明白的,周大花不是冷漠自私,只是在很小就学会了把自己保护起来,也在被领养家庭再次弃养时也明白只要不索取就不会受到伤害。
  
      于是程安安改了口说道:“谢谢。”
  
      周大花很是不习惯程安安这样客户,于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绕开话题说别的事情。
  
      “他就是那位林先生对不对。”
  
      其实那天在永州分开后周大花就猜到了,姓林,还成了程安安的丈夫,除了那位在福利院时听到过的林先生也不可能有其他人了。
  
      况且也只能是他了,不然以程安安的样貌,不会等到快二十三岁了才去傍大款,也不会在上了大学后几乎把能修的课都修满,为了就是早点达成成绩提前毕业。
  
      同样的周大花对于林牧的年纪也是吃惊的,她对林先生这个人并没有好奇过,但是下意识的也会觉得或许是个垂暮老人,没有想过会是这般年轻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